充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充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30年石油煤炭天然气将三足鼎立-【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4:24 阅读: 来源:充磁机厂家

2030年石油煤炭天然气将三足鼎立?

中国页岩气网讯:[ 资源储量的多少和未来产量的相关性并不是最不可靠的,政治和政策因素才是最大的变量 ]

过去几年,北美页岩油气(页岩油在美国也称“致密油”)的发展让世人惊叹,也让大家意识到了非常规能源的极大潜力。

英国石油公司(BP)在最新发布的《2030世界能源展望》中指出,2030年世界能源消费总量将比现在高出36%。增长将主要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增量的93%。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天然气的消费增速最快,达到2%,届时将形成石油、煤炭和天然气三足鼎立之势。

但我们仍有不少问题亟待回答,例如非常规油气是否能保持乐观的前景?致密油将对国际能源格局和国际油价产生怎样的影响?中国的空气污染问题将怎样解决?

为此,《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了该报告的主持人、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多夫·鲁尔博士,并与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鲁尔博士对非常规油气保持乐观,并特别指出自由市场准入和竞争等地上因素,决定了北美成为世界非常规油气开发的成功者。

石油、煤炭、天然气将三足鼎立

第一财经日报:在您看来,未来全球能源结构将会发生何种变化?

鲁尔:在BP的展望中,到2030年,全球80%的燃料仍是化石燃料。其中增长最快的是可再生能源,但其基数较低,到2030年也只占到能源消费总量的6%,其中0.5%是用在交通运输行业,1.5%用在发电行业。

从能源行业的发展趋势看,有一种结构性转变。首先,石油的消费占比不断下降。1973年,石油占据了全球一次能源消费的半壁江山,但是石油危机后,石油的使用逐渐专门化,尤其是发电行业逐渐改用燃煤和燃气发电,使得石油的消费占比越来越小。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前,天然气所占的份额为15%,但其消费量一直保持增长势头。主要原因是天然气的获取变得更加方便,可以通过液化天然气(LNG)的方式在全球流通,同时使用天然气的领域也越来越多,其在工业、加热、发电等行业都获得了广泛应用。

在我们的展望中,石油依然是主要的能源消费类型,但其增速相对缓慢,年均增速为0.8%。天然气的增长最为迅速,可以达到2%。有意思的是,如果预测正确,人类历史上将首次出现没有一种能源消费能占主导地位的情况。

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历程,我们总有一种主导性的消费能源,最先是木材,然后是煤炭,之后是石油。现在全球贸易的实现,使得能源流动打破了地域限制,可以进行自由的买卖,而且全球范围内的能源消费结构也逐渐趋同。

到2030年左右,石油、煤炭和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都将达到27%~28%。

日报:巴肯盆地的一些石油公司对致密油的生产前景并不乐观,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鲁尔:当前致密油开采的成本大概在45~65美元/桶,这比加拿大油砂的开采成本要低。目前为止,致密油的供给方面有两点给我们带来了惊喜:一是产量周期要长于我们的预期,二是钻井的活跃程度很高。当然,钻井数目将对产量的不断提高构成限制。不过现在致密油仅来自一些页岩气田和巴肯的油田,将来我们也可以将这些技术用于老油田的增产上。其他地区的致密油也有可能加入生产梯队中。我们对未来的情况预期可以说乐观多于悲观。

日报:致密油对美国的石油进口有着怎样的影响?

鲁尔:致密油和页岩气生产的特征、产量都已经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在2004年到2007年间,美国石油净进口量是1200万桶/天,但在去年这个数字是750万桶/天,今年还会再减少150万桶/天,这意味美国已经把净进口数量减少了一半。对美国石油进口减少的贡献,有三分之二来自国内非常规油气产量的增加,三分之一来自国内能源总体消耗水平的下降。

我们还可以看到,在过去五年时间,全球油气产量增长的主要贡献并不是来自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国家,而是来自美国和加拿大,这些增量源自技术创新所导致的能源供应类型的增加,例如美国的致密油、页岩气、深海油气和加拿大的油砂。

日报:致密油会对国际油价产生影响吗?

鲁尔:致密油和页岩气的生产对全球能源行业会产生比较重大的启示和影响:首先是对油气价格产生长期影响。众所周知,在石油定价体系中,OPEC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所以页岩气和致密油产量的增长会首先影响OPEC国家的行为。我们认为OPEC国家将会采取一些措施,例如削减产量,以使国际油价保持一种平稳的状态。

在下个十年里,全球能源供应的增长主要将来自于非常规油气,例如致密油、页岩气和油砂。到2030年,75%的净增长将来自于这三种能源。这意味着我们对OPEC并没有太大的需求,OPEC需要调节自己的产能,其闲置产能将从现在的300万桶/天,增加为2015年的600万桶/天,这将是1980年以来最高的闲置产能,市场将承受巨大的库存增长。此时OPEC组织的纪律将变得尤为重要。2020年之后,市场对OPEC的需求才会出现增加,此后其闲置产能才可能正常化。这是我们认为最有可能出现的情景,所以我们预计未来油价会下降。

2013年或者2014年,美国、俄罗斯、沙特三国的石油供应量将占全球三分之一,其石油产量均在1000万桶/天以上。不过美国和俄罗斯的油气公司私有化程度很高,所以不会有什么闲置产能。闲置产能基本都由沙特承担。

事实上相对于其他机构,我们对致密油产量的预测还是相对保守的,如果出现更为乐观的情况,那么OPEC国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自由竞争决定了北美的成功

日报:以页岩气、致密油为代表的这场“能源革命”为什么会发生在北美?

鲁尔:人们可能会认为因为美国和加拿大本身储存着这两种能源类型,所以才得到大量开发。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委内瑞拉的油砂储量比加拿大高,中国的页岩气储量也很高,但过去10年油价高企,这些资源并没有得到开发。在深海开采方面,墨西哥和美国毗邻,但也没有出现美国的情况。美国和加拿大非常规油气资源之所以得到大发展,原因在于其油气领域是开放的,鼓励竞争。竞争则会带来技术的革新和突破,由此产生油气开采革命。

简而言之,自由的市场准入、竞争的状态、投资环境以及财政政策等地上的因素,而非地下资源因素,决定了北美成为世界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的成功者。

资源储量的多少和未来产量的相关性并不是最不可靠的,政治和政策因素才是最大的变量。致密油和页岩气分布在各个区域,未来的发展主要取决于各种地上因素。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特殊情况,俄罗斯一直反对页岩气开发,中国虽然表示很积极,但是中国没有开放的竞争环境,欧洲也有不同的声音,例如法国禁止水力压裂技术。将来如何减少不确定因素,取决于各个国家在政策导向方面做出的举措。

日报:非常规油气将对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鲁尔:中国到2030年会成为第一大能源进口国,中国80%的石油和60%的天然气需要靠进口来满足。欧盟对外部能源供应的依赖同样很大,而且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但美国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美国已经实现了煤炭出口,天然气出口也将很快成为现实,未来美国只需要维持20%左右的石油进口,就可以满足国内的一次能源需求。

在过去五六十年里,我们都认为中东是全球能源中心,是全球油气的主要产地。但能源地缘政治格局正发生变化,OPEC国家为中国和欧洲供应的石油已经远远超过为美国所提供的数量。我们可以预测,当中东出现地缘政治危机时,美国完全可以选择不为中东大动干戈,通过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就可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目前两种新能源的开发已经对美国就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全球经济最大的问题本来是美国的财政赤字和中国的贸易顺差。美国的能源进口占其赤字中商品和服务的60%,如果实现“能源自给”后,这一赤字将消失。中国会增加能源进口,贸易顺差会减少。欧洲和中东能源贸易顺差的情形也会发生变化,从整体上看,对全球经济会有好的影响。

日报:当前的高油价会对未来的能源结构产生怎样的影响?

鲁尔:高油价对我们的预测会产生影响。将2007~2011年的均价对比10年前(1997~2001年)的均价,我们发现石油价格高出了220%,煤炭高出了140%。

在需求方面,高油价导致能源强度(生产单位GDP所消耗的能源)大大降低,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在供应方面,市场通常会产生两种反应,一种是长期走高的价格产生更多的供应,另一种是导致更多的革新,产生出更多的能源供给类型。

未来十几年间,由于能源强度不断下降,可以抵消一部分能源增长需求。常规能源的供应量会因高油价而增加。此外,技术革新还会产生新的能源类型,例如致密油和页岩气就是有力的补充。

我们预计,到2030年全球能源供应增长的60%将来自原有能源的增产,其余40%则由包括致密油、页岩气和可再生能源等新能源类型所贡献。

日报:最近北京的雾霾天气成为一个热门的话题,您认为中国在解决空气污染方面应采取怎样的努力?

鲁尔:我个人认为,这其实是一个权衡的问题。在经济发展和工业化过程中,环境问题无法避免,尤其对于中国这样高速发展了30多年的经济体而言。空气的污染主要还是来自于工业生产和燃煤发电,而非尾气排放。如果要改善空气状况,我们需要降低工业生产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就像是发达经济体所经历的那样。

我们要考虑到遏制污染的迫切性,但是又不能妨碍经济发展,这并不容易。从长期数据统计中更可以看出,如果我们提高能源价格,能源的效率就会上升。此外,我们可以考虑选择替代性燃料,目前中国主要能源是煤炭。如果在一些法规政策上做得到位,一些企业会采用更加清洁的能源。我们需要一些政策调控来实现能源消费需求的转变。

飞鱼加速器

Android加速器

加速器

洋葱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