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充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雷士之变二两进三出之谜

发布时间:2020-07-01 02:08:36 阅读: 来源:充磁机厂家

8月8日,德豪润达一纸停牌公告,悄悄拉开了本次“吴王之争”的序幕。晚间,雷士照明发布公告,宣布罢免吴长江执行董事、CEO职务。当天万州工厂就进入停工状态……

本文引用地址:别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

历史总是如此惊人的相似,偶然又必然。这是吴长江第三次被迫离开自己一手所创的雷士照明,并且都是为自己当初的盟友“逼宫”。

2005年,吴长江与雷士照明的两位创始人发生意见分歧,失去董事长一职,之后在雷士照明经销商的支持下,才得以重返雷士。

2012年5月,与资本方赛富基金、高盛、施耐德关系恶化,吴长江被迫辞任包括公司董事长、CEO职务。迫于经销商和工厂的压力,10月份达成多方和解,最终在德豪润达的助力之下,吴长江重返雷士照明并执掌帅印。

2014年8月,吴长江第三次被迫离开,昔日的盟友成为敌人,直至拳脚相向……

两进三出,也为吴长江在中国企业家中创下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记录:一个企业家被资本方三次从自己一手所创的企业赶出来。

前两次,吴长江依靠其对于经销商和工厂的绝对控制,最终在角逐中胜出,但已经兵困马乏,第二次更是借力于德豪润达才最终重返。而第三次,时隔不到两年,冲突再次全面爆发。

或许,作为一家企业,雷士照明现在最想说的话就是:我的世界你可以走进来,也可以走出去,但请不要在我的世界里进进出出……

创业之路多艰辛

两进三出,光是这一纪录就足以让吴长江跻身中国企业史了——不管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业内各方坐山观虎斗时,也许会扪心自问:为何创业之路,会如此艰辛,如此坎坷?

回顾吴长江的创业史,从当初毅然丢掉铁饭碗,空手南下广东,从小作坊做起,选择了一条走的人并不多的路——引进专卖店,经过数次起伏,一步步把企业做大,在香港上市。到目前为止,业内普遍认可,雷士照明具备国内前列的照明品牌和渠道优势。雷士照明2013年年报显示,根据中国照明电器协会统计,按2009年收入计算,雷士照明是中国最大的照明品牌供货商。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为了办专卖店,吴长江给了经销商很大的补贴,一家就能得两三万元,在当时这可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了。吴长江与经销商的“铁哥们”关系,或许正是由那时开始的。

吴长江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三次风波都是股权之争、公司控制权之争,只是形式不一样而已,第一次,大家还有着同学情,比较友善;第二次,是用了资本的手段,让我损失很大;第三次,暴力手段血洗。一次比一次凶险,一次比一次激烈。”

此次,众多“铁哥们”的经销商纷纷倒戈,吴长江或许要感慨:人和人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

与此同时,连续不断的“内斗”,带来的是公司内部的动荡,经销商信心的动摇,公司的业绩也同样受到波及。

2012年,吴长江从雷士照明辞职,引发了雷士内部的动荡和经销商的暂停合作。据2012年年报披露,重庆万州和广东惠州两家工厂,以及重庆办事处进行了持续两周的罢工,36家一级经销商停止向公司发放订单。对比雷士照明2011年的财报发现,2011年,雷士照明实现销售收入37.98亿元,实现利润5.7亿元。无论是销售收入还是利润,2013年都低于2011年的水平,雷士照明还未从2012年动荡中完全恢复过来。

此次的“吴王之争”,在双方隔空叫阵的时候,重庆万州工厂又像2012年一样停产了。据工厂管理人员透露:“工厂自8月8日后,就开始停产,计划放假一周。”消息称,该工厂停产一天损失200万元。至于广东惠州工厂,吴长江指责王冬雷派近百人员抢夺工厂,致使工厂无法正常生产。8月14日晚间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称惠州工厂已经正常运行。

过分强调“主人”角色

从吴长江的创业史,我们可以看出,其确实具备了一个企业家在创业史所需要的魄力和执行力,尤其是在品牌与渠道建设之初,对于渠道的绝对控制力,让雷士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崛起并跻身照明一线企业的行列。雷士照明的发展,吴长江确实功不可没,尤其是在渠道建设上的独到见解和执行力。

笔者翻看资料时发现,在雷士历次的内斗中,吴长江都会强调自己乃雷士的“主人”,强调被自己一手所创的公司驱逐的委屈,打出悲情牌。但正所谓商场如战场,资本追逐利益,是一条铁一样的经济学规律,过分强调人情,强调“主人”身份,打悲情牌,并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要知道,在经济活动中,最终承担一个企业责任和风险的是资本,与此相对应的则是,资本必须拥有对一个企业的绝对控制力。

或许在与对手角逐时尝到了经销商支持并最终逆袭的甜头,让吴长江过分高估了经销商和工厂的作用,以至于在后来的控制权争夺中,渠道与工厂,屡屡成为吴长江手中最有力的一张王牌,甚至让吴“有恃无恐”。

在第二次争夺中,吴长江已经只是险胜,并且自己也公开表示“很受伤”,但是伤疤未好却忘了痛,还未休整过来,第三次控制权之争再次来袭。而这一次则与以往不同,吴长江所面临的极有可能是“净身出户”。2012年,吴长江与时任董事长的赛富亚洲翻脸,阎焱是风投股东,对于企业的管理方面,显得中气不足。正因此,迫于工厂以及核心经销商的压力,代表资本方的阎焱不得不做出了让步,与吴长江和解,让其回归公司。最终借力于德豪润达,吴长江得以重掌帅印。

而这一次,局面相似却又略有不同。王冬雷既是资本方,且占据绝对优势,同时本身还是企业家,一直掌管着一家上市公司。也就是说,从能力上而言,王冬雷已经有足够的资本来控制整个雷士,面对吴长江手中最后也是最有力的王牌——渠道与工厂的压力,不会那么无可奈何。这是其与阎焱最大的不同,30家经销商“倒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管是早有准备还是仓促应战,看完王冬雷在处理渠道关系时临危不乱的镇定与雷厉风行的手段,此次争斗虽然尚未结束,但已经逐渐明了。吴长江尚未在渠道上发难,80%的核心经销商已经纷纷宣布“倒戈”,也让众多行业人士猜测吴长江想要再次重返雷士的可能性极小。

有意思的是,与吴长江所强调的自己身为雷士“主人”这个基调相反的,在过去历次“内斗”,吴长江都打出了渠道这张王牌,并且采取了停止下单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策略,或许这也是本次经销商“倒戈”的一个原因之一。

都是赌的错

前不久,吴长江在其个人微博中发表了对于王冬雷指责其赌博一事的澄清。

针对吴长江发布微博这一行为,网友议论纷纷,而对于吴在雷士闹剧中的角色评价,尽管吴自身否认,但依旧无法磨灭他在部分人心中形成的赌徒形象。

网友大漠行客:吴总能做到今天确是人物,雷土到今天确是吴总费心神勇;只是企业合作三度出状况,吴总本身定有问题;该不会最大的问题真是所谓爱豪赌吧。

网友南帕子发表言论:大赌徒一个。把股份抵押给银行,结果股价大跌,输了;引入德豪,重返雷士,看上去赢了;雷士的小股东,德豪的二股东,想坐稳雷士的第一把交椅,那还得看雷士的大股东、德豪的大股东是否愿意啊?这一次可真是赌大了。想回光返照?难!另起炉灶吧,叫长江照明也不错。再赌一次。

网友忘我的和谐:2年内没去澳门不等于没赌债,2年前阎好像就说过这个,赌债是不是2年前欠的呢?你老吴承诺没赌债不就得了,说啥没去过澳门,这不扯淡吗!!!!

网友_宇宙之星_:吴总,同情你,但不支持你!!!你亲口承认身负4亿赌债.月息1千万,你再辨驳也没啥用的!!!!好聚好散吧!!!!可能你离了雷士这个金牛,你就无立锥之地.但是,桌面上的问题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想法另创家业吧!!!

网友仗建:都是赌惹的祸。

而更有诸多网友认为吴长江不懂资本操作,做关联交易,甚至太自恋,将其行为归结为咎由自取。

思路决定出路

其实,回过头来看整个雷士事件,甚至雷士五次三番的“内斗”,反映出来的并非只是个人问题,更多的是目前中国经济行为中的通病。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国内的商业价值观中,很多事情是无法在“台面”上面解决的,大家一起吃喝玩乐,最后就是“心照不宣”。过分强调“人情”与江湖道义,在现代经济中是无法通行无阻的。在一个成熟的经济环境,这甚至是一种天真幼稚的行为。

中国很多的企业家,在引进西方企业管理理念时,往往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笔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在吴长江眼里,文化高于制度,文化还包括人情化、人性化的管理。

作为创始人,吴长江在雷士发展中功劳卓著,靠“信”和“义”带领着一众兄弟打出了光明前景;和经销商之间多年的各种“变通”培养出来的经验,更让他迷信规则之外的东西。“功成名就”之后让身边的亲人尝尝甜头,也让其迈上了关联交易之路。

而吴长江曾经的合作伙伴阎炎却表示,“中国的民营企业需要有制度化管理,按照程序、按照规则办事,不能够像过去一样”。从创业者角度而言,吴长江是典型的悲情企业家;但是从资本运营的角度而言,吴长江这些行为,无疑不是最有效的,甚至是有损经济效益的。早在100多年前,马克思就说过,如果战争可以带来利润,那么资本家将会义无反顾的挑动战争。吴长江这种屡屡挑战资本,触犯上市公司底线的行为,显然是资本所不能容忍的。

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是,资本为王,谈契约,不谈道德。契约精神是一个商业社会最基本的文化,是基因,缺失了这种基因,商业关系注定要面临崩塌。

正因其在思想上没有接受这一现实,才会一次又一次地与资本发生冲突,创下了“两进三出”的历史记录。

枣庄制做职业装

北京定制工作服

定做防静电工服

威海制做工作服